2017-01-06 13:53 来源:整蛊网

来自死者的贿赂

以前有个商人,一直以来以贩茶为主要营生,也经常跟随运送茶叶的船队出去到别的城市。对,他的茶叶远销全国各地,因为他家的茶叶质量上乘嘛,深得顾客的喜爱。可是呢,因为各级官员的腐败,虽然说他贩茶赚了不少钱,但是却也需要在成本特别是运输成本上多出好多钱。

他们这个社会时候,无论是陆运还是船运,成本都要比平常的年代的成本高上不少。倒不是别的,就是各级关卡向往来的商人索要小费,而且每次索要的份额都不算小。而商人们呢,因为担心一来错过商品需求旺季,二来那个时代没有什么太好的防腐措施,还要担心那些食品类的东西因为在船上放太久而腐烂造成亏本,一来二去,细细一权衡,也只能任由那些设卡的官员宰割。毕竟,要是自己的商品亏损起来,那可就大得无法估量了。

这个商人虽然说并不怕茶叶腐烂,可是他这一行往往都是有约在身的,若是没有按时把东西送到就是违约,这样一来不仅仅信誉受损,还要支付违约金。他才不想让自己经营了好久的这牌子砸了呢。

然而,这一次却出了点意外。事故没有出在关卡上,却是出到了他运送茶叶的路上。这个事故一出来,他这个牌子砸不砸也就没什么区别了。因为他这个掌柜的都不在了,树倒猢狲散嘛,这个道理还是浅显易懂的。

他运送茶叶到沿海一带,想着走陆路的话可能会遇到相当多的盗贼,再加上因为关卡比水路上的关卡要多造成运输成本也要高得多,于是他就选择了水路运输。可是,水路运输的风险也不小,就比如这一次他就栽了。事前没有打听水路情况,在船开到一半的时候,发现海面上有了台风。而且,因为发现的时间实在是太晚,此时他们就算想躲这阵台风,都已经躲不掉了。

就这样,他们这个船队整个都被台风海浪掀翻,所有船只无一幸免,而茶叶呢,也全部损失。至于这个商人,当时他正站在船头看风景呢,一个海浪打过来就把他卷得无影无踪,再也找不到了。这条航运通道远离海岸,他们也没有方法能够回到岸边,终于,一个个不是饿死,就是淹死,全军覆没。

可是,因为当时信息传送不够发达,往往一个消息从一个城市传到另一个城市至少都需要一天的时间,不像现在互联网这么便捷。因为如此,这件事情也就没有能够第一时间被人家知道。而怪事,就在此刻发生了。

又是一个出海关卡。

此时天色已经很晚很晚了,因为台风影响的缘故,他这里星月无光,整个天空都被厚厚的云层遮住了,不提灯笼的话什么也看不见。一个官员正在房子里数着自己怀里的钱,忽然听得外面有叫喊声,赶忙收好自己的钱,然后就提着灯笼来到外面,看看是不是又有谁要过关卡,想着自己今天又可以赚一笔了咯?

一看,不远处一排灯笼在那里挂着,在风中摇摆。噢,原来是一支船队要过关卡。等到刚才喊叫的那个人走近了,他才发现,他对这个人有点印象,因为这支船队经常要从这里过关卡,而且就在昨天下午船队才刚刚从这里经过出海的。当时是运送一趟茶叶。

他不禁有点奇怪,到目的地不也得两三天么,怎么这会儿就回来了?他一看船,货物全都好端端地在那里,没有动过,看来是没有能够出海咯?他一问,那个船上的人说遇到风浪了,不得不退回来。他忽然之间借着灯笼的光看到这个人的身体好像变胖了很多,而且脸色也很苍白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。而就在此时,那个商人从船舱里招手把这个说话的人叫了回去,然后自己出来了。

这个官员呢,从来就是只认钱不认人的主。尽管这支船队经过了很多次,可是他还是收钱照收不误。看到了船老大出来了,心想或许这下子可以压榨的油水更多呢?然而他提着灯笼却是发现,船老大铁青着脸看着自己,看得他顿时头皮一麻,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。

“你还要拦住我们吗?我们都受到了风浪一分钱没赚到,还要支付违约金。”这个商人站在船头甲板上开口道。

而这个官员呢,也是两手一环抱,摆出一副自己老大的态势:“这个嘛,肯定是要按照规矩办事的,不能够坏了规矩。不收关卡费我们又怎么过活呢?”

“你们过活?收这么高你们难道不是存心捞油水吗?”听起来这个商人的声音有些空灵,听得那个官员一阵鸡皮疙瘩,他却感觉不到到底是怎么了。这个官员还是死磕着就是要收取那很大一笔过路费。

“小虎,你过来,把这位大爷想要的给他。”商人还是铁青着脸,对身后的随从道,声音依旧空灵。而紧接着,那个叫小虎的就带上来了一袋银子。他打开一看,心里顿时就乐开了花,赶紧指挥手下放船过去。天太黑了,他没有看到商人的嘴角划过一丝诡异的笑容,沉浸在了银子的喜悦中,更加没有注意到,这船队开过,水面竟然没有一丝波澜。

船队开了过去,他回到了房子里面,就要打开袋子来数钱。可是一倒出来,在灯光下他看到桌上的却全都成了石头和冥币!他一阵恶寒,自己刚才明明收的是钱啊!难道被使了障眼法?他想要去找人理论,可是船队此时已经开出了好远。他一阵愤恨,就要把那些冥钞全都装袋扔出去。然而,再次进门的时候,诡异的事情发生了,这些冥币竟然又全都出现在了桌子上!

到底是怎么回事?他后脊背都开始发凉了,冥钞这东西,可真有点……忽地看到了地面上几摊水渍,奇怪,谁来过?他举起一杯酒就要喝的时候,在酒杯到口那一瞬间,他赫然发现水面上倒映着一张被水泡肿了的脸出现在自己身后!

条件反射地转身,出现在面前的,是刚才那个商人。而船队,明明开过了很远啊。他刚准备找麻烦的,却是感觉到了从这商人身上传来的寒意,而且……商人身上正在不停地往地上滴水。最重要的一点,他发现商人此刻眼睛只看见眼白了!

刚才商人还好好的脸呢,怎么这会儿就浮肿了?他还在诧异着,忽然外面又进来了一群人,是那些船员,可是他们每动一步,脚下也全都是一摊水渍。

“你不是要钱吗?全都给你怎么还要丢掉?”商人空灵的声音让这个官员头皮一阵发麻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你……你给冥币还有理了是吧?”官员哆嗦着,说话都结巴了。

“不要钱?你不要钱?不是很喜欢钱嘛?嘿嘿嘿……”那群船员忽地阴笑着围了上来,一个个都是一身湿漉漉的,眼睛翻白。它们围上来,他不住地后退,终于到了墙角。那些船员一个个开始挠他的肚子,嘴巴,他挣扎,可是一个人怎么挡得住呢?很快他就被蜂拥而上的船员开膛破肚,渐渐的,反抗变得越来越无力。然后,那些冥币和石头就开始被往他的身体里填,一摞摞一块块……

第二天他被发现,是因为换岗。新岗在岗位上看不到他的人就要到房子里来找,却只看到了一地的水,还有角落里被开膛破肚满肚子满嘴巴冥钞的他……